鲁南快报以新闻宣传业务为主的综合性资讯网站

加拿大多家公司”暗箱操作” 高管变花样涨薪

疫情期间,加拿大人都在艰难的生活着,收入骤减、生活成本不断攀升。

原以为,这是所有人的痛。没想到,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CPA)的一份报告,给人们的伤口上又撒了一层厚厚的盐。

David Macdonald

原来,加拿大49家上市公司已经悄悄更改了高管的奖金标准。就算是疫情期间公司效益不佳,他们的收入也在稳增不减。

就算是在疫情期间同意降薪的那些CEO,其中一多半也并没有真的少赚钱,算上奖金的收入,甚至比以前更高了。

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的资深经济学家David Macdonald表示:“这就像是抛硬币,正面,我赢了!反面?我改规则!高管不拿奖金根本不可能!”

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跟踪了209家上市公司的1096名高管的薪酬。结果发现,相比2019年,其中758名高管的2020年平均薪酬上涨了$171,000,上涨幅度是17%。

上涨理由主要是因为股票业绩突出,奖金包括疫情期间的奖励和更改奖金规则带来的。

对比而言,在2020年4月和5月,一半的工薪阶层(时薪$17,甚至更低)都曾失业,或者工作时间大大缩减。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很多人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而高管们已经赚的满盆钵了。

不过,Macdonald也解释说,高管们的主要收入也不是靠新手,奖金才是薪酬的一大部分,主要是根据公司的业绩来定的。上市公司还有股票、期权和养老金等等,“这就是商业运行的方式。”

的确,很多企业在疫情期间的表现确实不错,但是那些表现不佳的公司也有别的途径增加高管的收入。

比如说,疫情期间领导有方,奖励!Gildan Activewear 和 Power Corporation of Canada这两家公司就以这种理由奖励了高管,Gildan Activewear的CEO拿到了$780万加币。

去年,加航大概发了$1,000万加币分红,其中$800多万都由中层管理人员所得。

当时,加航在向股东披露的年度代理通知书中说道,过去一年疫情大流行造成航空旅运大幅减少,获发分红对航空公司的存亡有着重要作用。

不过,今年4月,联邦政府通过各种低息贷款,向加航提供高达$54亿加币的资金,并购得该公司价值$5亿加币的股权。

后来,在联邦政府及公众施压下,5名高层管理人员愿意退回2020年获得的$200万加币,但是中层管理人员的分红并未说明如何处理。

不过,就算加航5名高管退还这笔疫情分红,但是他们依旧拿到了$1100万的奖励。

再比如,有些公司按照前些年的运营情况,模拟了非疫情情况下2020年的情况,然后根据这个情况进行分发奖励。

Dollarama 和 Sienna Senior Living公司就是这样做的,后者是长期护理行业,在疫情期间受到了重创。

还有24家公司更改了之前奖励分发的规则,还有四家公司更改了奖励分发的时间框架,比如Bausch Health Companies按照季度核算,并不按照年份核算。

当然,还有一些公司并不这样暗箱操作,比如Agnico-Eagle Mines Ltd.的CEO确实决定降低短期的分红。

在这次调查的1096名高管中,其中169名就决定降薪,名义上和员工患难与众。

但事实上,这169人中,一半的人在2020年的总收入比2019年还要高。

是不是觉得很震惊?

 

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指出,这些CEO的报酬是普通加拿大人的202倍,加拿大前100名CEO的平均工资为1080万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鲁南快报 » 加拿大多家公司”暗箱操作” 高管变花样涨薪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鲁南快报 更专业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