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南快报以新闻宣传业务为主的综合性资讯网站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写在王广星中国传统文化书法作品展开展之际

2021年10月15日上午10时,王广星中国传统文化书法作品展在济宁美术馆盛大开展!

480多幅作品,楷行草篆,巨微大小……各展其姿,各尽其妙,有人用两个字来形容观展的印象:震撼!还有人用四个字来表露内心的感受:非常震撼!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早在10月10日,中国易学泰斗刘大钧先生因故无法亲临现场,却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欣闻广星‘庆党百年华诞,感悟国学经典——中国传统文化书法作品展’在济宁美术馆盛大开展,因15日参加山东大学120周年校庆,不能去现场祝贺,谨发信函代表中国周易协会、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表示热烈祝贺!

广星生于儒学圣地山东汶上,幼承家学,喜舞文弄墨,习易道易理,后独创易理书法,于今日大成。广星虽为吾之学生,然其好学之志,其书其文其易其理,皆有闪光之处。愿其承展览东风,书文共进、德艺同修,为弘扬传统文化再立新功。预祝展览圆满成功!”

“独创易理书法”!刘大钧先生是这样说的,王广星先生也是这样做的。

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孙晓云女士欣然命笔题词:王广星中国传统文化书法作品展!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一次普通的展览,却凝聚着全国的目光……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赛道上,每前行一步,都居功至伟;每小有所成,都千秋有名……因为这是中国,这是祖国,这是每一位华夏子孙对传统的敬畏与对血脉的尊崇!

中国五千多年的文明史,先贤大哲不乏其辈,每一次“前无古人”的超越,都当属“壮举”,而能完成这一“壮举”者,不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定是“挽狂澜于既倒”的豪杰。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在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总有惊涛骇浪推波助澜,也总有片片浪花迎风闪烁,无论是群体的豪杰还是独立的英雄,他们都是时代的弄潮儿,他们感恩时代又通过一己之力赋于时代新的力量,他们借力时代又通过时代之势激发自己进取的豪情……在历史上,《易经》被尊为“六经之首,三玄之冠”,自然也是群书之首。据《易经》伏羲氏“始作八卦”记载,距今已有约五千多年的历史,包括《连山》、《归藏》、《周易》三部易书,现存于世的只有《周易》。《四库全书总目经部易类小序》中说:“又《易》道广大,无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乐律、兵法、音员学、算术,以逮方外之炉火,皆可援《易》以为说,而好异者又援以入《易》,故《易》说愈繁”。故《易经》对儒家、道家、医学、政治、军事、音乐、文化、环境、民俗影响极为深远。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正是由于《周易》的博大精深和深远影响,历朝历代皆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今人王广星——便是这“竞折腰”中的一员。

作为“折腰族”,一部宋版的《周易》,王广星从年轻读到年迈,烂熟于心,倒背如流,犹嫌不足。《左传》曾云: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他要效仿古风为人生立言。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公元2020年2月,对王广星来说,注定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一个骤雨初歇的深夜,他洗手净面,展纸研墨,开始了他的“立言”之行……一天1000字,这是他为自己立的规矩。他手头珍藏着的这部宋代《周易》范本,共24107字,加上释义25000多字,粗略估算,大约10万字,楷隶两书完成,需要结结实实的100天。

100天,放在365天的一年中,也许并不算长,但倘若放在一笔一划、分分秒秒的苦心躬耕中,那也许就是一次登攀。那首著名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中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百米,如果放在人类马拉松的赛道上,那是微不足道的;百米,如果放在人生奋斗的征程中,那是可以忽略的……同样的百米,如果把国学经典《周易》及释义,凡50000言,工工整整地用楷书,洋洋洒洒地用隶书,一字一字、一符一符地誊录在宣纸上,那是常人所难以做到的……但王广星却做到了!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是的,爱有多深,决心就有多大;决心有多大,意志和毅力就有多顽强……就是靠着这种“爱”,靠着这种“毅志”和“毅力”,王广星完成了他的楷隶书双百米长卷,当写完隶书百米长卷最后一个字符的时候,他扔掉毛笔,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看着那起起伏伏、缭缭绕绕的百米长卷,突然间泪流满面……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在中国国学史上,《周易》的历史地位与学术价值堪称源头,但因其形式和内容的深奥冷僻,常拒无数热血匠者于门外。书法家们也大多偏于辞赋而远于《周易》,最多不过是择其个别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警言警句而书之,真正敢下气力将煌煌50000言的《周易》及释义用书法的形式誊录下来,进而实现国学与书法艺术深度融合与传承者——尚乏其人,王广星无疑凭一己之力,填补了这一历史性的空白,也为中国国学与书法绘画艺术的融合与传承开辟出了新的渠道。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补前无古人之缺,开后有来者之先,当是每一位优秀华夏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也只有时刻把这种责任和义务视为一种伟大的使命,才能激发出“孤灯赋长卷,百米照初心”的伟大热情和动力,填补一项历史性的前无古人的空白才能成为可能……男儿有泪不轻弹,当这两部百米长卷从运筹帷幄到大功告成的那一刻,作为集《周易》研学专家与书法家于一身的王广星——突然间泪流满面,那当是每一位严谨治学者共有的感受!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公元2021年3月,由于《周易》及其释义楷隶书两部百米长卷对中国国学与书法艺术融合与传承所填补的一项历史性空白,王广星收到了来自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颁发的“大世界基尼斯之最”证书。“之最”记录着这样的字形:

最长的楷书、隶书对照书法长卷(累计),长216米。王广星(山东˙济宁)于2020年2月至6月采用小楷与隶书书法以对照形式分卷书写《周易》、《孔子十翼》全文并装裱成卷,单卷长108米,累计总长216米,共计十万余字。

NO:05445 2021.03

钤印:蔡 丰 王以卓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王广星今年64岁,说起来已不能算年轻,但他却有着一颗年轻的心,依然热情,奔放,不知懈怠……他出生书香门第,祖父、外祖父都是本地有名的读书人,母亲也熟通文墨。也许是家庭的潜移默化,他自小喜欢笔墨,楷、行、草俱佳,诗、书、印皆通。他喜欢国学,尤其喜欢《周易》,对《周易》有着相当精深的研学与领悟。

在王广星看来,《周易》,既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源,又是文化之根,从诞生的那天起,就不乏先贤大哲解读释义,究其宗旨,无非是让先贤的文化及文明成果,为百姓谋福,为时代所用……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王广星的书法,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关注,是因为其作品的形式表现,意象符号,笔墨运用,墨色特点,结字方式,共同营造了一种对传统的记忆和对未来的想象,字里行间呈现出行云流水般的广阔空间。在他那苍厚、朴率、洒脱、奔放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书家是带着他的生命智慧和人文怀想,带着他的精神企盼和哲思情怀,表达出他的睿智审美和迥异其趣的艺术创造 。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更为难能可贵者,王广星在完成他的双百米《周易》长卷后,再造雄心,衰年变法,将中国传统的“书法”用“易”理加以改造和创新。在他的理解中,“易”者,“变”也。“变”则“通”,“通”则“达”,“达”则“生”,“生”则“久”,最终完成一个中华书者“书出东方,易则久长”的毕生追求。他书下的其他国学经典,如《弟子规》《千字文》《百家姓》等,无不是这种求索求新求变的心血之作。

愿王广星的执著和探索,能为中国传统文化与书法的融合与传承,再辟新途径,再造新优势,再创大格局!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艺术家简介:王广星,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周易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国家国礼书法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鲁南快报 » 王广星:书出东方 易则久长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鲁南快报 更专业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